****************************************************************************************

    目送留下狠话的身影离去,安琪儿久久无语。

    直到,一抹宛若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飘渺声音出现。

    “已经多久没见到了?他还是老样子,真是令人怀念啊?!?br />
    “吾主?!卑茬鞫蛳?。

    “无需多礼,安琪儿,你做的很好?!?br />
    “但是……吾主?!卑茬鞫行┑S?,道:“如果梦真的那样做……”

    圣乐园只不过是天界破碎后遗留的残片,不,哪怕不是,也未必能比幻想乡坚固,毕竟那可是……要是梦真的驱使着幻想乡撞过来,结果怕是跟鸡蛋碰石头没什么区别。

    “勿须忧虑,你只管做好好自己的便行了?!被氐丛诳掌腥粲腥粑薜钠焐?,透露着无比坚定和自信。

    “这是为了大义,凡,还有梦,会理解的?!?br />
    “是的,为了大义?!卑茬鞫詈粑豢谄?,激动的喃喃道。

    “去吧,我引以为傲的女儿,按照你的想法放手去做,届时……吾等,将一同迎接新的时代?!?br />
    飘渺声音的主人,从远方投来一抹沉睡的意志,直接透过坚不可摧的擎天之墙,在墙的后方扫了一遍。

    那是一个被封印的战场,无数天使,恶魔,巨龙的尸骸,仿佛沙子一样在地面上堆叠。

    战场中央,高高耸立着一座尸山,尸山顶端插着一把剑尖没入的长剑。

    仿佛静止了亿万年的空气,忽然波动了一下,尸山顶上的数十具尸骸纷纷化作白色光点消散,露出的数道缝隙中,隐约,能看到一抹金色骷髅……

    “谨遵圣命!”

    此时,安琪儿的激昂声音,在墙外高高回荡。

    ……

    考验回来的第二天,没有甘道夫,没有精灵王子,也没有五爷,平稳的渡过了一整天,我们好似被遗忘了一样。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毕竟天使族出了那么大的事,肯定是优先去处理它们的祈祷之泉,我们这样的小角色哪比得上祈祷之泉一根腿毛那么重要。

    想来,五爷也应该带着好消息回来了,一大帮人正在围绕着祈祷之泉忙碌,为什么我敢肯定是好消息呢?

    因为如果不是的话,估计甘道夫和精灵王子之流会疯,然后继续找我们的麻烦,五爷都拦不住。

    在家里闷了一整天,事实上除开去圣乐园的话,我们已经闷了好几天,自然是有些闷闷的,只不过,虽然?;菜平饩隽?,但祈祷之泉尚未恢复,现在跑出去闲逛,好像有些没心没肺,至少天使们绝对不会给我们好脸色。

    打道回府?咋一想到是个不错的主意,但同理,即便洗清了嫌疑,祈祷之泉没有修复之前,拍拍屁股溜回去,不管天使怎么想,我自个都觉得像是做贼心虚。

    不知道祈祷之泉什么时候能修好,或许要很久,我们当然不可能等那么久,但至少要有好消息传来,到时候再走我觉得才合适。

    在这之前,还是乖乖继续在家里焖着吧,实在不行,还可以香煎,爆炒,串烧,火锅,天天换着花样。

    不知道乌格尔老大怎么样了,要是还在圣光之城就好了,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跟他多学几手四翼境界的多正边形战士技巧。

    顺便,关于五爷给我挖的坑,我也同样高高舞起铁锹,转赠给了琳娅和蒂亚,一个高智商少女,一个对魔法之源情有独钟,贼心不死,就让她们伤脑筋去吧。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到底是谁呢?”

    “你说水晶的可能性有多大,看似不可能其实隐藏最深,你看她的水晶身体,用来封印东西不是很合适么?”

    “这么说来五色战队也有可能性?”

    “我觉得应该找阿尔托去打听一下,精灵族的源头比我们人类更长,知道的更多,说不定能找到线索?!?br />
    这一天,闲着也是无聊,大约死了有八百万脑细胞的众人,凑到一块继续嘀嘀咕咕的讨论起来,台面上摆满了画着人物的纸片,跟打千秋牌似的,都是平时来往比较密切的,此时成了嫌疑人。

    我就奇怪,为什么她们不考虑五爷在跟我们开玩笑这种可能性呢?所以我觉得牌面上有必要加一张五爷的人物卡,头部为滑稽。

    就在这时,期待已久的人终于出现,是五爷还有艾德鲁,一干天使长老到是没来了。

    不对,好像还有一个。

    我目光瞅向艾德鲁背后,那里还有一个人躲在他身后,干啥呢这么神秘?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br />
    “不久,不久,对了泰瑞尔大人,祈祷之泉怎么样了,米迦勒大人怎么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已经修复好了么?”

    我一口气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给问完了,不给其他人领鸡腿的机会。

    “无妨?!蔽逡那椴淮?,语气含笑。

    “米迦勒大人传话下来了,祈祷之泉只不过是经久年月的工作,伤到元气,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br />
    “那就好,那就好?!蔽遗呐男乜?,松了口气,连忙附和:“可不是么,你看它从末日之战以前就一直在工作,一直到现在,可不是有上百万年了,没歇过一次,累了也应该,累了也应该?!?br />
    结果话刚落音就被琳娅小妮子偷偷捏了一下,啥呀,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再说其他天使长老都不在,艾德鲁和五爷都是熟人,没事。

    “吴凡长老说的没错,只不过是恰好在你们出现的时候发生了这种事,虽说是我们的过错,导致吴凡长老含冤受屈,但百万年以来的第一次,也能让你撞个正着,吴凡长老的运气早有耳闻,今日一见可谓名副其实?!卑侣吃谝慌杂械阈∞揶淼乃档?。

    “好说,好说?!蔽易旖浅读顺?,百万年发生一次的事情,也能撞到我身上,我到底是有多受欢迎?

    不管怎么说,五爷这次过来表明态度,接下来我们要走要留,都没有任何问题了。

    “艾德鲁大人,你身后的是……”正事完了,我好奇的看向这位白发帅哥身后,那里藏着的小东西,特地带过来不可能就是为了给我们卖个关子吧?

    不,五爷的话完全有可能,我已经看穿它的本质了。

    “不如吴凡长老你猜猜看?”

    艾德鲁也是,初一见以为是个严肃的老帅哥,稍微熟悉一点就开始老不正经了,你顽固派的人设何在?不是应该臭着一张脸看谁谁不顺的反派角色么,来之前我都想好以他为反派角色头领展开一段斗智斗勇的天堂之旅,结果呢?给顽固派留一点面子好不好?

    “我猜不出来,不过应该是个小孩对吧?”摇了摇头,我果断放弃和艾德鲁斗智斗勇,和你这样的伪反派玩不来。

    “猜的完全没错,吴凡长老可还记得她?”艾德鲁用一副抽中大奖的语气,顿了顿,侧身让开,将身后之人推向前台。

    怎么说呢,这是一个超级可爱的小萝莉,大眼睛弯眉毛,带着些许婴儿肥的精致脸蛋,粉嫩仿佛能掐出一把水,简直就像画中的小美女,让我一下子想到当年在精灵族认识的小布可。

    当然,要说区别,那也是很大的,比如说发色,比如说背后那对比卡洁儿的雏羽要大上一点点的洁白天使之翼。

    最大的不同应该是气质方面,很冷静的样子,手中捧着本书低头看着,仿佛将一切置身事外,知道艾德鲁让开,她才微微抬起头,稚气精美的面庞上,有着小大人般的成熟表情。

    而最引人瞩目的,当属那双眼眸,竟然是一双异色瞳,一银一红,比任何璀璨的宝石都要来的纯净和漂亮。

    真可爱,超可爱,我的萝莉控之魂又要发作了,好想抱在怀里蹭蹭,好怀念双子公主和小黑炭还小的时候。

    大家都被这个忽然现身的天使小萝莉,那奇特的外貌和特制所吸引,竟然无一人开口。

    到是天使小萝莉,反倒是最冷静一个,目光在每个人身上仔细打量一眼过后,最后,竟然落到了我身上。

    然后,比樱瓣还要娇小细嫩的粉唇,微微开合,说了一句。

    “父亲大人?!?br />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刚才还想着要是有个那么漂亮的女儿该多好,可以尽情的蹭蹭抱抱,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突然,宛如五爷一记全力的天堂之拳直中红心,比一个穷小子瞬间得知自己中了十亿大奖的惊喜和激动还要来的猛烈。

    没错没错,这是我的女儿!我的!

    “醒醒,快醒醒你这蠢猴子,重点完全搞错了吧!”看着女儿控发作到无药可救的某德鲁伊,娜娜忍不住拎着衣领,左右开弓啪啪两下。

    “什么,搞错了?”我擦了擦嘴角,清醒过来,彷徨惊恐的左右张望,目光再次落到那个粉可爱的天使小萝莉身上,想到某种喜闻乐见的可能性,顿时惊恐不已,两腿发软,要不是衣领被本子娜拎着,就要瘫倒在地上了。

    “难道……是男的?”

    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