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大部分路程都是高速公路,钱多多也小心的保持在八十公里左右,生怕这换了好多大件的黑仔有什么闪失。

    所以硬是给了两人一个多小时的聊天时间。

    有人说美国好些青年男女的恋情都发生在汽车里,现在看来在这个狭小亲近的空间里面聊天,比父辈们在公园里面坐长椅,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起码气氛很和煦。

    汤云裳大气洒脱得没那些扭扭捏捏的做作,想到什么问什么,等黑仔开到目的地的时候,她对于钱多多是怎么搞餐厅、搞模型公司乃至房车研发中心的经历,都了解得差不多了。

    钱多多是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私人恋情,这些事情都知无不言,毕竟这些作为学创中心内部都是经常在交流的案例。

    夏季天色黑得晚,六七点抵达的小镇还亮堂得很,到处人流如织还很繁华热闹,汤云裳居然关心晚上吃什么。

    对于见惯了动不动就节食的娇滴滴女生,学创中心主任表示很欣慰:“先办事,再吃饭,万一天黑了不方便呢?!?br />
    钱多多现在做事有计划,导航直接就到镇上的卫生院,汤云裳也不是啥都不懂的城里大小姐,说现在都升级成了镇医院,她还知道什么几级几等的区别,这个镇在江州历来就是以温泉出名,所以规模档次可能比普通小镇要高点,现在看起来街头商贸气氛都比很多乡镇热闹,特别是挂满了泳衣和充气游泳圈之类的摊贩随处可见。

    餐馆什么的也很喧哗火爆,这样的商贾之地做点什么样的生意都容易赚钱。

    孟桃夭家敢说前两年还是小镇首富,那真是富甲一方,她这落差可真够大的。

    黑仔其实离开校园,就一点不起眼,最多算是有点个性的外观很容易藏在车水马龙中不为人注意,穿过最繁华的街道逐渐荒凉冷清,小镇就是这样,最热闹的往往就那么几百米交叉街道,汤云裳没什么害怕,只啧啧孟桃夭家世可怜:“不管怎么说,从那种高高在上的公主家庭,落难到餐厅里面端盘子,我光是想想就觉得可能我做不到?!?br />
    钱多多忍住了没说孟桃夭转过这个弯花了多大的力气,鬼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更不用说还有个那样的母亲雪上加霜了。

    手机导航提醒前面就是目的地,钱多多看见杂草丛生的路边水渠铺着段石板,连接进了一处大门锈迹斑斑耷拉着的废弃建筑,看看三层小楼白粉剥落的建筑外墙上依稀可见红十字,钱多多猜测地方是没错了,小心谨慎的把黑仔顺着大门开进去,围着早已枯竭的假山喷水池转了圈掉头朝着大门,观察没人关注,才小心翼翼的开门钻出去,全程东张西望。

    汤云裳颇为有趣的观察钱多多这煞有其事的样子,轮到她才潇洒的先迈腿再探头的跨出来:“得了吧!几个小流氓,哪怕成了团伙那也是不可能欺行霸市的,这两年严打逮住一个弄死一个,哪有这么跟装了天眼似的全方位监控,你是不是港片看多了?!?br />
    钱多多听了行家的,稍微松口气,带头往后面去:“可能真是升级了新医院,这种卫生院就废弃了?是不是有点浪费,走这边穿过去吧?!?br />
    汤云裳吊儿郎当的跟在后面,口气懒散:“谁知道呢,这种小卫生院,说不定死了很多人,阴魂不散的漂在这里,又或者发生过什么传染病,就干脆废了,也有可能吧?”

    嗅着若有若无的医院特有消毒水味道,钱多多毛骨悚然的抱怨:“别吓人!”

    看他脚下步子都加快了,汤云裳哈哈哈大笑。

    还好这种乡卫生院确实很小,一栋楼中间穿过后面果然有一排破旧的平房,钱多多赶紧趁着天色拍张照片,汤云裳居然说给她也拍张!

    钱多多不理这神经大条的妞儿,跨步到乱糟糟的平房前面探头,却发现基本上都没生活气息,哪怕外面有几口现在已经很少看到的煤球灶,钱多多凑上去都发现全是冷的,这个饭点前后如果还没人烧火做饭,基本上就没人住在这里了。

    汤云裳也凑近观察,更福尔摩斯上身的头头是道分析:“锅子都没有,起码也要晾衣服,而且住在这里都是经济条件很差的,应该不会在外面下馆子,这都是多少天没烧过的灶台了,没人住的?!?br />
    钱多多倒说不上心悸,只是为孟桃夭觉得担心,可又怕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决定先把那张照片发过去,问孟桃夭是不是这里。

    哪怕餐厅经理正在上班,还是很快的回复:“你去了?!怎么不告诉我!”

    钱多多不敢说汤云裳:“临时有事过来,就顺便来了,我按着导航来的卫生院,已经废弃了,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汤云裳一点不见外的探头看,她个儿高嘛,动作很轻松,有股好闻的香气。

    孟桃夭很确认:“破旧了不少,我也好些年没去过了,但就是这,左边第三间?!?br />
    然后马上又补充一句:“你注意安全,早点回来?!?br />
    汤云裳嘻嘻:“我说你俩有点不对劲嘛,我听说你是住在校外的,她也是?”

    钱多多觉得她真可以去做侦探:“她借住在小袁租的房子里,央金帮她带妹妹也住进去了,我跟她们一栋楼?!?br />
    凑近观察的第三间房一门一窗都锁着,锁眼都青铜绿锈短时间内没动过的样子,窗户玻璃内部糊着广告宣传画,所以钱多多怎么凑近观察,也看不到里面,正在寻思要不要找块砖头把玻璃砸了,可这种里面很可能还有铁栅栏吧,就听旁边嘭的一声!

    吓得回头看见,汤云裳大马金刀的直接踹开了房门!

    口中更满不在乎:“细细摸摸的干嘛啊,不就是扇门嘛,真踹错了回头赔个防盗门也才多少钱?多简单!”

    这么一说,好像也蛮有道理,穷惯了的钱多多没遇见过这种思路,赶紧跟着进门去,汤云裳已经娴熟的打开电灯。

    天色已经在转暗,更主要是这间带着霉变臭味的房间里面光线极暗,后面的窗户也糊着广告画。

    所以开灯后一眼看去,床上被褥都卷起来,露出下面的竹篾条编的床板,一床一桌一橱,没有任何家电,真正的一贫如洗。

    汤云裳一点不像女生,还伸手去翻翻分析:“有条理收拾完走的,就跟这屋里所有的东西一样,没有打砸乱翻的痕迹,起码是自己主动离开的?!?br />
    钱多多连忙叫她让开些,自己比较仔细的各个角度都拍几张照片,讨厌的太子女还突然探头在屏幕里比V,表情怪可爱的。

    这让钱多多发送照片的时候精挑细选,还得注意那唯一白炽灯的投影,千万别露出还有个人的蛛丝马迹来。

    结果在他操作的时候,汤云裳突然嘿嘿嘿笑招手,贼兮兮的蹲在后面窗户下的破桌子边,打开的抽屉里,居然被她翻到张五寸彩色照片!

    被夹在本很不起眼的赤脚医生手册里。

    钱多多凑上去一看,可能是女童时候的孟桃夭!

    泡泡袖的公主风纱纱裙搭配白色凉鞋,在七八岁的小女孩来说,那个年龄年代结合小镇环境已经很时髦了,手里还拿个小花篮,脸上充满了欢笑。

    旁边站着的漂亮女子青春飞扬,身后的中年男人意气风发的梳着大背头。

    一眼就能辨认出来那女子跟孟桃夭就像一个模子倒出来的脸型神采,哪怕身上的衣服垫肩已经有点上古感受,但依旧掩不住她的貌美如花。

    汤云裳哈哈哈:“跟我二妈有一比,不过这气质神采就差得有点远了,傻乎乎的感觉!”

    钱多多鄙视的收缴了照片:“不要背后这么说人!”

    汤云裳反唇相讥:“你背后说我没?”

    钱多多立马不吭声了,毫无战斗力的看汤云裳手脚麻利抄家!

    真是动作奇快,还很有条理的翻弄所有物件,保证能前手翻找后手回归原位的那种掩盖痕迹!

    从抽屉到被褥、坛罐、壁橱甚至墙上明显被摘了照片的空相框都不放过,连电表上沿都快速的去蹭了一手指灰下来!

    钱多多叹为观止的只剩站在旁边看,生怕打扰了她做贼或者说现场侦缉痕迹学。

    汤云裳挑眉毛得意:“我爸从小就喜欢把好吃的藏起来,我哥跟嫂子找东西都没我厉害!”

    钱多多终于听出来:“你哥和你嫂子从小就认识了?”

    汤云裳哀叹:“孽缘啊,三四岁就定了终身,天天吃穿睡在一起,我说我大哥就是把所有操心的事儿全都交给嫂子,活得那叫一个不动脑筋,嫂子就太会算计了,相互坑了对方!”

    钱多多想起那个被老婆打的大汉,不由得笑:“其实他们感情还多好的?!?br />
    汤云裳嗤:“你没听出来我是羡慕吗?没事呆在那干嘛,把合影拍去讨好孟桃夭啊,没准儿她一感动就以身相许了!”

    钱多多忽然觉得这台词怎么听起来这么熟呢?

    不是孟桃夭往往这样帮人助攻嘛?

    他有种被两位美女同时嫌弃,互送对方的茫然感,但还是摇头:“算了,她要的是消息,而不是这些无济于事的回忆,除了悲伤没什么好处?!?br />
    汤云裳多看他眼:“你还真是替人着想的?!?br />
    这种敦厚持重的性格,确实容易打动有些女生。

    真正有眼光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