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哲站在阳平关城头,远望着汉中大地,心中长长的舒了口气。

    阳平关拿下,意味着整个汉中被他纳入囊中,也代表着整个益州被他拿下。

    从今往后,不但刘备三州之地只余下雍凉二州,大魏国还将从东面和南面,对汉国形成半包围的进攻态势。

    征讨益州之战,可以说是以他全面获胜而落下帷幕。

    这一战,他的收获可不止是夺取益州那么简单。

    此番一战,他的大魏将士虽然损兵达两三万之众,但刘备的死伤,却多达十万。

    他家大业大,两三万将士的死伤,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但对只余下二州之地的刘备来说,十万大军的损失,却足以称得上伤筋动骨。

    除此之外,张任,严颜,黄权,王平等众多的蜀中豪杰,也尽皆归顺于大魏,这对充实苏哲的将才库,无疑又是锦上添花。

    除了这些,还有趁势灭了孟获,彻底平定了南蛮威胁的意外之喜。

    本来为了确保益州后方的稳固,苏哲在击败刘备之后,还打算挥师南征,讨灭孟获等南蛮各部。

    意外的却是,刘备替他把孟获从南中给拉了出来,几场大胜蛮军被灭的干干净净,倒是帮他省了不少的事情。

    对于苏哲而言,总体来说,这一次的益州之战,基本超额完成了战略目标。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让刘备把汉中郡的人口迁走了大半。

    这意味着他,他必须要从其他地方迁民来汉中,以充实汉中人口,重新恢复经济,才能为将来从汉中出发,对关中发动进攻提供人力物力保障。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美中不足而已。

    “陛下,阳平关拿下了,汉中也是咱们的了,今天可得喝他个痛快,尽情狂欢庆贺一下才是?!毖樟夹朔艿慕械?。

    苏哲思绪回到现实,却道:“现在庆贺还为时尚早,还有不少汉中百姓等着咱们去解救,朕还要辛苦你们即刻出发,去阻止刘备的迁民?!?br />
    苏哲估摸着刘备时间仓促,只能把南郑等主要城池的百姓迁走,还有一些偏远小城,以及乡村的人口,不可能这么快就迁光。

    这些人口虽然只有几万,但蚊子肉再少也是肉,自然是能截下多少就截下多少。

    当下,颜良,太史慈,张任,严颜,朱桓等魏军众将们,来不及享受破关的喜悦,当即率领成千上万的魏军,由阳平关开进汉中平原,跟刘备争抢余下的百姓。

    二十天内,魏军的旗帜已插遍了汉中大大小小的城池,近四万百姓被成功救下,避免了背井离乡的悲剧。

    时年初夏,苏哲正式进入汉中治所南郑城,在废墟上草创皇帝行宫,向天下宣布益州光复。

    血战近半年之久,沃野千里的益州,终于落到了苏哲脚下,插上了大魏的旗帜,苏哲焉能不欣慰痛快。

    当天晚上,苏哲下令,尽取酒肉,犒赏三军将士,让他们尽情的狂欢庆祝。

    一时间,本是废墟的南郑城,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血战余生的将士们,尽情的饮酒作光,对酒当歌,享受属于他们的胜利荣光,载歌载舞,尽情宣泄心中的喜悦。

    苏哲也在皇帐中,设下酒宴,好酒好肉与众将尽情快活。

    当天的酒宴中,张绣,邓艾和魏延三员大将,自然成了明星主角。

    尤其是邓艾和魏延,先夺阴平,再夺定军山,件件都是决定性的奇功,非寻常功劳可比。

    张绣定军山一役,也大破汉军,斩杀马岱,彻底毁灭了刘备夺回定军山的希望,功劳自然也是不言而喻。

    三人立下如此奇功,当然配得起苏哲对他们的赞赏,对他们的器重。

    苏哲也是心情大好,与众将豪情纵饮,喝了一个天翻地覆。

    这场庆功的盛宴,足足喝了两个多时辰,苏哲有七八分醉意之时,方才尽兴散宴。

    众将散去,祝融则留了下来,搀扶着苏哲,摇摇晃晃的还往内帐休息。

    当她扶着苏哲步入内帐时,大乔和小乔两姐妹,早已等候多时,准备好了盥洗的东西,等着伺候苏哲就寝。

    “咦,陛下好大的酒气啊?!毙∏切忝家恢?,一副嫌弃的样子,却巴巴的赶紧上前,帮着祝融扶住苏哲。

    “朕高兴,当然要喝个尽兴了,哈哈?!彼照艽笊硇?,顺势在她的俏脸上啄了一口。

    小乔给他满嘴的酒气呛的直皱眉,却又脸畔生晕,暗羞窃喜,一副受用的娇羞欢喜状。

    她便和祝融扶着苏哲,坐在了榻上。

    祝融一路扶他回来,累的够呛,已是香汗淋漓,一坐下便将衣领扯开,用力的给自己扇风。

    那一抹风情,瞧的苏哲心头念火狂生,血脉顿时贲张起来。

    “陛下,我们伺候陛下先洗洗脸,再上榻就寝吧?!贝笄桥踝琶碜呱锨袄?。

    苏哲嘴角钩起一抹邪意,笑眯眯道:“良宵苦短,我们要珍惜每一刻,岂能把时间浪费在洗脸上,没时间了?!?br />
    大乔花容一怔,一时没听明白他言外玄机。

    苏哲却猛一伸手,将她的蛮腰勾住,轻轻一用力,便将她揽入怀中,跌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陛下……”大乔嘤咛一声,顿时羞晕满面,明白了苏哲想要做什么。

    苏哲笑的更邪,无视小乔和祝融的在场,便肆意起来。

    “真是的,果然又喝多了……”小乔嘟嘴抱怨,红着脸不好意思多看,扭头就走。

    祝融也扁了扁朱唇,冷哼一声,带着嫉妒起身欲要离去。

    就在她二人刚刚转身之时,苏哲腾出双手来,猛的抓住她二人的纤纤素手,一用力,便将她二人拉的跌坐在了榻上。

    二女嘤咛一声,反应过来时,苏哲已将她们左搂右抱。

    “陛下,你又要做干什么啊,羞也不羞……”小乔明白了苏哲用意,小手立时轻轻捶打着他的胸膛娇怨。

    大乔羞晕满面,目光瞟着祝融,含羞道:“陛下,这样不太好吧?!?br />
    “有什么不好,你姐妹二人,以前又不是没有一起侍奉过朕?!彼照艿故遣皇且晕?。

    “我和妹妹倒也无妨,只是还有……”大乔瞄向祝融,一脸的尴尬。

    她跟大乔毕竟是姐妹,好歹也还没那么别扭,但祝融跟她们却不是很熟,有这么一个生份的女人在场,她岂能放得开来,自然会感到不自在。

    “我倒是无所谓,只要陛下你高兴就好,凭你玩出什么花样来,我都奉陪!”

    祝融反倒是大方的紧,一副无所谓的豪气,就仿佛接下来她是要进行一场厮杀,人越多还越令她兴奋。

    大乔这下便没话说了。

    小乔性情远比大乔奔放,眼见祝融“嚣张”,不禁小嘴一嘟,哼道:“来就来,谁怕谁??!”

    “哟呵,看来你们斗志十足啊,那朕今天晚上得拿出全部的本事来,跟你们大战他几百个回事,非得分出了胜负来,哈哈——”

    狂笑声响起,苏哲如雄狮一般,扑向了只属于他的猎物。

    内帐之中,一龙戏三凤,云腾雨急,无边春色悄然而起。

    不知几赴云端,直到分不清是梦还是醒时,苏哲才回味着硝魂夺魄,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