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郎的妻子并不知道贵族公子仅仅只是想要知道林三郎的身份,然后寻求林三郎行医而已,她误以为贵族公子派来的这些人是来找她的丈夫寻仇的,因此她也跟林三郎一样拒不承认丈夫就是林三郎,甚至在被逼无奈之下,她为了保全自己丈夫更是选择了咬舌自尽。

    林三郎的妻子就这样死在了贵族公子的手里,当时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林三郎便被逼得几乎疯了,要知道对于一个晚年得子的人来说,丧妻亡子简直就是夺走了这个人的一切,即便承受能力再好的人,恐怕精神也都会因此受到影响。

    因为这一切而彻底急了眼的林三郎思想变得偏激起来,他认为贵族公子只是逼死他妻子的罪魁祸首,而让贵族公子知道他身份的人那才是最可恶的帮凶。

    之所以说这个帮凶更加可恶,那是因为林三郎平日里对镇子里的人都是义诊义医,可却被这些人给恩将仇报把他的身份给出卖了。

    虽说林三郎并不知道这个帮凶具体是谁,但是他偏激的认为那个人一定是生活在自己身边,并且早就已经留意到他就是林三郎了。

    所以林三郎把报仇的第一个目标锁定在了小镇的所有居民身上,他宁可错杀整个镇子的居民,也不会放过了那个出卖他身份,迫使他妻儿惨死的帮凶。

    于是林三郎在镇子的水源上做了手脚,这个林三郎对药物非常的了解,他并没有用那种见效快的毒药,因为那样只要毒死了两个人,立马便会被其他的人发现水源有问题。

    所以林三郎改用了一种自己研制而成的慢性毒药,这种毒药入口之后没有任何异样,但是毒药在体内十二个时辰以后便会立刻致人毙命,比瘟疫还要让人感到可怕。

    若是一个大夫决心要杀人了,那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毕竟谁又能想到一个济世为怀,救死扶伤的大夫也会杀人呢!

    那一天,镇子上的居民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着自己的事,根本就不知道死神正在悄无声息的向他们靠近。

    谁都没有想到林三郎已经在水源上做了手脚,而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大多数的人都会饮用那条河流里的水。

    所以十二个时辰以后,镇子上大多数的居民都离奇的死了,而还有极少一部分在家中屯有干净水源的人却还活着。

    然而这些幸免于难的人并不知道问题会出在水源上面,他们还以为是爆发了瘟疫之类的疾病,于是纷纷想着要往镇子外面迁徙。

    可是如此大的伤亡事件早就让县城的衙门知道了消息,官府也跟那些平民一样认为小镇是爆发了什么罕见的传染疾病,所以才会在一夜之间离奇死亡这么多的人。

    因此官府早早就出动了大量的兵力,可以说已将小镇的所有通道都已封死,根本就不让镇子里那些疑似带有传染源的居民出去,典型是想把他们都给困在里头自生自灭。

    那些幸存下来的居民没法离开小镇,而家中储备的水源又根本撑不了太长的时间,所以死亡的人数每天都在增加。

    而那些活着的人每天也都在提心吊胆中煎熬着,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死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官府衙门那边在处理这件事情上也是比较轻率,光是仅凭死伤的人数实在太大,便以直觉判定这是瘟疫,根本就没有派人进去实地检查过死者的具体死亡原因,而作为小镇医术最好的林三郎又是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他怎么可能会去救这些人呢!

    林三郎看着这些人无助的死去,相反心中更是十分的解气,他的那种报仇的快乐心情,根本就不是用言语能够形容得了的。

    小镇一直被官府衙门封锁了足足一月有余,直到镇子里连飞禽走兽都没有了踪影,官府才派了官兵进去搜寻是否还有活口。

    结果跟随官兵一起进镇子军医刚一进镇子,便发现一些死者的情况疑似中毒而死,不过军医的医术还不算高明,他根本不敢断定这些人的死一定跟毒有关。

    于是军医只能让官兵搬运了几具死亡还不算太久,尸体还没有完全腐烂的尸体回去。

    经过许多军医的研究,最终确定这些居民真的是被人下毒了,可是官府衙门根本想不出谁会跟一个镇子的所有普通居民有仇,既然下次毒手。

    而他们官府衙门要是抓不到这样重大案件的凶手,那县太爷的乌纱帽不仅难保,恐怕上面还会杀了这个县太爷来以平民愤。

    因此县太爷只能选择掩盖事实,硬把那些惨遭毒死居民说成是染上了瘟疫而死,并且为了不让这个所谓的瘟疫扩散,他还向朝廷弄到了请兵令。

    特意从军队上调集了大量的兵马,将镇子上的尸体全部拖到了镇外集体焚烧,而在官兵清理小镇的尸体之际,镇子里还有一些依然活着的居民,他们还以为衙门的人会救他们。

    可是衙门的人把他们也都当作了染病患者,并将其用烈火生生焚烧而死,其状十分惨烈。

    官府其实知道这些人根本没有染病,只是想要找这样一个由头来杀人灭口罢了。

    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的林三郎由此对人产生了深深的抵触,这便是他认为人的本性实则还不如那些畜牲的原因。

    小镇的原驻居民被官府清理干净以后,官府又从其他地方调集了人口过来填充小镇,而唯一躲过那一场浩劫的林三郎讨厌跟人接触,又故技重施在那水源中下药。

    同样的命案再次发生,官府只好以该镇还有瘟疫蔓延为由,将此定为了不适合活人居住的地方,从此这个镇子便荒废至今,除了里面还有一个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林三郎以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半个人影了。

    林三郎所讲述的事情大概到这里就结束,不过贺星辰还是大致听明白了林三郎所叙述的事情,只是贺星辰还有些好奇那位贵族公子后来又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