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楼门前,燕然的脸色一点点地阴沉下来,看着风辰的眼神,充满了憎恶,怒意和一丝杀机,冰冷而锋利。

    身为皇子,他的身份何其尊贵,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羞辱。

    一股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烧。

    在外人眼中,他对晴时雨颇有爱慕,殷勤有加。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这次来樊阳城,并非他自愿主动的。

    相反,他原本还避之不及。

    原因很简单,因为燕然知道,这次所谓赌斗,不过只是表面上的一个诱饵罢了。

    燕家真正要下手的目标,是风家!

    整件事情,是在父亲燕熙的默许下推进的,而主导这一切的,是自己的二哥燕弘,以及三哥燕嘉!

    多年以来,南神国的这些世家盘根错节,山头林立,对燕家早就没了恭敬之心。

    尤其是那位异姓王爷,甚至大有取燕家而代之的野心。

    而这风家,原本不过是下游的一个破落家族罢了。只不过运气好,出了个惊才绝艳的风商雪,靠着长河门,这才在二十年多前一战破壁,进军中游。这其中,那位异姓王爷可是出力不少。

    可以说,风家就是刘家的一条狗!

    因此,当这次发现有这个机会的时候,二哥三哥,就全力推动了这个计划。

    在一系列上层博弈之后,如今许多家族忽然发现,晴家和燕家两大皇室走到了一起,发现南静馆老法尊闭关,不问世事,发现就连那位刘老王爷,也称病缩回了他的老鼠洞里。

    于是,大家闻到了猎物的味道。

    风家进军中游这些年来,替刘家充当马前卒,得罪的人可不少。

    雪中送炭的事情,大家或许不怎么熟悉,可这落井下石,却是个顶个的好手。而十七个露出獠牙的家族,别说还有燕家居中,就算只是一帮乌合之众,也能将小小的风家撕得粉碎!

    怎么看,这都是风家的一个死局!

    就算他们有子弟分布各大宗门,又有长河门照拂,不至于灭族,最终的结局也是一蹶不振,回下游苟延残喘罢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次来樊阳城是个拣果子的好差事。

    风家之所以能屹立中游,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风家的两个天境强者。

    大长老风元泰!

    家主风商雪!

    天道大陆,强者为尊。

    下游家族一旦出了天境强者,就有资格发动破壁之战,进军中游。而成为中游家族之后,按照约定俗成的规则,其所居的城池,便为禁区。

    这个禁区并不是针对普通人的。

    就像樊阳城,平常,人们可以自由往来,不受限制。无论是旅行也好,经商也罢,大家进出樊阳毫无障碍。

    而风家也只是樊阳诸多家族中的一员而已,樊阳秩序,是由城中各大家族,商户以及一些有名望的宿老共同决定,最多风家话语权大一点罢了。

    不过,普通人能来,人境地境争游者能来。唯独天境强者,在没有此间主人的允许下,不得入城!

    就像一只雄狮的领地,可以容忍狼群鬣狗,可以容忍斑马羚牛,却绝不会容忍外来的雄狮。

    一旦闯入,就视为开战,不死不休!

    虽然贵为皇子,但燕然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一头可以挑战风商雪的雄狮。

    风商雪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自己!

    因此,哪怕只是走过场,哪怕燕家只是居中策划,并不会亲自下场动手,哪怕燕然明知道一旦被十几个家族围猎,只要风商雪不发疯,只要他还顾忌为风家留一条退路,他就不敢下死手。

    但他还是不想来。

    万一风商雪要是疯了呢?

    不过,他无法抵抗父亲燕熙的意志,也无法撼动二哥燕弘,三哥燕嘉的决定。

    “我们不动手,风商雪就不敢动你。不然,风家只能死绝!况且,我们已经做了周密安排,到时候,会有两位天尊?;つ??!?br />
    所以,燕然来了。

    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才到樊阳城,自己竟然被这个脖子上已经套上了绞索的死囚给当众羞辱了。

    “她是你妈?!”

    这个声音在脑海中回荡着,震怒之下,燕然怒喝一声,指着风辰道:“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身为燕家皇子,事关荣辱,这个时候他不可能有半分退让。

    而拿下风辰,不需要打杀让局面激化,只需要把他押到风家去,亲自交给风商雪!

    风商雪会不会给自己一个交代不重要!

    有这个过程就够了!

    自己要让这风辰,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游街过市,丢尽风家的颜面!

    几乎是在燕然下令的第一时间,他身旁的一个中年侍卫,已经大步抢出,身形一晃就到了风辰面前,张开大手就向他抓去!

    动手了!

    四周人群一声惊呼。

    谁也没想到,双方一言不合,竟然直接动起手来!

    而就在众人眼看风辰就要被那中年侍卫一把拿住的时候,忽然,大家眼前一花,只见人影闪动,顷刻之间,场中已经多了十几个人。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其中三人,围住了那中年侍卫。

    一位老者正面挡在风辰身前,右手大袖鼓荡,震开了中年侍卫的手,左手如电,一招折手,反抓中年侍卫的胳膊。

    很显然,这老者的实力远在中年侍卫之上。

    而中年侍卫的左后方和右后方,则分别是一名女子和一个冷面青年。女子身形如燕,手中一条绸带凌空飞来,套向他的脖子。冷面青年则如同鬼魅,手持匕首,身形轻飘飘地贴上了他的后背。

    砰砰砰砰!

    石火电光间,一连串的交手声炸响。

    中年侍卫猝不及防,被老者一爪折断了手臂,旋即脖子上被套上绸带勒得面红凸眼,背心上还顶着一把匕首,束手就擒。

    与此同时,和老者一伙的另外十余人则交错站位,不但将风辰团团护住,甚至隐隐约约将燕然等人也包围了起来。

    从燕然下令,到场中这番变化,一切不过瞬息之间。

    等到众人回过神来,俱都脸色大变!

    “干什么?!”

    “造反么!”

    鼓噪声中,皇家侍卫纷纷抽刀拔剑围了上来。而燕然等各家子弟,北神国来的青年俊彦,也都厉喝声声,蠢蠢欲动。

    眼看一场混战就要爆发,风辰哈哈大笑,拍手道:“打,打!打起来!快快快,让爷看个热闹!”

    随着他的声音,众人发现,四周街道房顶上,又出现了大批人影。居高临下,张弓搭箭,虎视眈眈。

    风家竟然有埋伏!

    晴文彦和燕然反手握住了剑柄,正要下令,却听一直沉默着的温旭骞忽然开口道:“住手!”

    喝罢,他飞快地跟晴文彦附耳说了几句。

    晴文彦目光闪动,听完之后,毫不迟疑地摆了摆手,示意北神国的侍卫退下,旋即扭头冲燕然递了个眼色。

    燕然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也咬牙挥手斥退了燕家护卫。

    一场冲突,就在这临界点上,竟硬生生被摁了下来!

    “咦?”风辰见此情形,反倒是有些慌神,极为不满地怒道,“打啊,怎么不打了?动手,给我动手!”

    然而,晴燕两家固然只小心戒备,纹丝不动,就连他这边的人,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如同没有听到一般。

    “杀了他们,给我上,杀了他们!”风辰愤怒地叫着。

    没人理他。

    而见到这一幕,温旭骞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其他人也渐渐回过神来,有所明悟。

    要知道,再过几天,就是赌斗的日子了。

    而众所周知,这风辰一直是个废物。这场赌斗于他而言,根本就毫无胜算。因此,他的结局早已经注定了。

    那么,就像一个死囚,在行刑日越来越近的一刻,会做什么呢?

    尤其是这个“死囚”还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纨绔的情况下?!

    在场的这些人,没一个是傻子。

    之前局面混乱,脑子冲动,或许还考虑不到这个问题。但此刻缓了这么一缓,大家都能想明白——他绝不会坐以待毙,他会愤怒,会疯狂,会试图制造混乱,或者干脆把所有人都拉下水!

    这其中,包括他的对手,也包括将他推出来,放弃了他的家族!

    这个念头一闪,再看眼前局面,就如掌上观纹一般。

    许多人当时就将刀剑收了起来,心下暗叫侥幸。幸亏北神国的这位温先生目光如炬,不然的话,大家或许就上了恶当了。

    看看风辰身边的这些护卫。

    这里是樊阳,风家有再多人也不稀奇。不过,人家并非是要埋伏袭击自己,而是?;し绯?。

    甚至就连这?;ざ?,恐怕也要打上一个引号。

    不然的话,赌斗开始,风辰却不见了,风家又怎么交代?难道跟晴家斗个鱼死网破,祸及全族?!

    看明白了,众人的心态也就放平了。

    而这个时候,风辰似乎也知道这一仗打不起来了。他嘿地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温旭骞一眼,旋即不再理他,只一脸惋惜地摇着头,走到那被擒的燕家护卫面前,反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

    “在樊阳城跟爷叫板,你算个什么东西!”风辰这一耳光,这一番话,看似教训那侍卫,实则目光一直盯在燕然的脸上。

    燕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牙都要咬断了。

    见他愤怒,风辰眼睛顿时一亮,变本加厉地叫嚣道:“来来来,不是要拿我吗?爷就站在这儿,等你们来拿!”

    晴文彦的手,轻轻搭在了燕然微微颤抖的胳膊上,然后越来越用力。

    这一刻的樊阳街头,一片死寂。

    围观的人们目瞪口呆,大家左看看右看看,等了半天,忽然悲哀地发现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这混世魔王,非但没被制住,反倒连那九皇子,也一道欺负了!

    搞什么?

    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家伙,真是连天都收不了???!

    。

    。

    。

    。